柴郡猫的小呆毛风中飞啊飞

我永远喜欢柴郡猫&安迷修&拉二!!
杂食党,墙头很多,谢谢喜欢!!会继续努力的!!【笔芯】
手速慢基础烂,更图也很慢的老油条
新的一年也要好好画画!
要带着好心情充实的过好每一天!及时行乐!💪💪💪

画了朋友的鹅几!!p2是亲妈笔下的两人!我爱他们两个!!!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 @灰白小说 

决定画一个系列!是很无聊的日常向.....希望我能坚持画下去!!!

真实的真香警告...这个猫竟然该死的迷人

【柴郡猫饲养指南】画猫真是太愉悦了~再多画一点准备拿去印小贴纸玩玩!

[轰出]梦醒

今日公子好高产,请保持这个更新速度ლ(´ڡ`ლ)超甜!!一定要看到最后!结局甜死我了!!一大口糖,齁甜wwwww

公子小白:

·大量ooc有


·自设背景有


·白嫖的来交团费


·小学生文笔凑合着看吧QAQ


·一发完








“轰君!轰君!”嘶吼般的呼唤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。




是谁的声音…….谁在叫我…..


轰焦冻感到自己在不断地坠落,周围是无边无际的黑暗,看不到微末的光明,甚至连自己的存在都难以感知。


是因为黑暗所以什么都看不见呢,还是他已经失去了观测的能力?


他不知道。


黑暗如同粘稠的流质物划过他的身体,令他不由得感到恶心,但他仍努力地仰起头,睁大无用的双眼,凝望着声音的源头,即便黑色的物质循着他的眼眶染黑了他的眼眸。但是他依然什么都看不见,所见只有厚重幕布般的黑暗,什么都透不过来。


终于连轻微的声音也听不见了,世界无声无息,只余他如溺水之人一样垂死挣扎,徒劳无用,垂直地堕入没有终点的深渊,直到死去之时才能浮上水面,用扩散的瞳孔望着初生的光芒。


会落到哪里去呢?


轰焦冻放弃了了挣扎,甚至有空思考起了尽头的深度。他闭上了眼睛,就这样不再醒来似乎也不错,他不由得想到,这样就兴许还能再见到他呢。


不过,他又是谁呢?是那个在呼唤我的人吗?大脑仿佛也被黑暗所侵蚀,思考逐渐变得迟钝,记忆,努力回忆,已经什么都记不起来了?


我是NO.2的英雄轰焦冻,除此之外,似乎什么都没有了,空空荡荡的,连存在的意义也变得晦涩不清。


我为什么要成为英雄呢?


不知道。


是为了别人呢还是自己呢?


不知道。


家人是谁呢?


不知道。


爱人呢?


.........不知道。


突然强烈的光芒从下方冲破黑暗而出,轰焦冻虽闭着双眼却还是被刺激出了泪水,他不管不顾地睁开了双眼,强光之中他什么都看不清,直到光芒渐渐消散后,他过了一会才从适应黑暗到光明的转变。白光消失了,但同时浓稠的黑暗也消失了。


目之所及是清澈的海水,海底的细沙随着水流起起伏伏,还有一个人海藻般的头发也随之浮动。


那是个少年,还未褪去婴儿肥的脸上带着活泼的雀斑,圆圆的双眸带着久别重逢的喜悦,他像个孩子似的蹦蹦跳跳地向他挥着手。


轰君!


轰焦冻从他的口型中看了出来,那个少年似乎是想要叫他的名字,可惜在水中却只能吐出一串串气泡,这显然对他有些许打击,不过转瞬就又回复了满满的精力,在水中太空漫步似的跑到了轰焦冻的正下方,看来是想要等轰焦冻落到海底。


轰焦冻的唇角不自觉地勾了起来,他感到这一幕十分的熟悉,就像是他归家时,家里亮着温暖的灯光,推开门时总有那么一个人,带着笑意对他说,“欢迎回来,轰君。”


欢迎回来,轰君。少年仰望着他,唇瓣一开一合无声地说道。




霎时间,禁锢的大闸轰然崩塌,记忆如洪水一般决堤而出。


为什么要成为英雄呢?


因为要成为和父亲不一样的人。


也是为了能和他并肩站在一起,和绿谷一起。


我深爱的人,绿谷出久。




这里想必是自己最深层的梦境之中,估计自己是已经陷入昏迷了。在记忆回来之后,轰焦冻可以说是轻易地推理出了自己的状况。


这次在海上和绿谷一起追捕敌人的时候,一时不查中了敌人的个性,重伤坠入了海中,估计是绿谷发现了他将他带回了医院。想来真是羞愧,轰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眸,自己一定让绿谷担心了,自己一定要早点醒来和他说一句,“我没事了。”




双脚终于触及沙地,绿谷向他大大地张开了双臂,如碎钻般闪耀的绿眸中只倒映着他一个人的身影,开心地笑着。




他一定是个天使,轰焦冻想到。


对着要抱抱的绿谷岂有熟视无睹的办法,自然是狠狠地回抱他。


轰焦冻紧紧地搂住了绿谷,绿谷比他矮了小半个头,就这么小小一只窝在他的怀里就像是自己重新拥有了全世界。


为什么这么怀念呢?大概是昏迷太久没有见到他了吧,等醒了一定要好好感谢他。轰焦冻这么想着的时候泪水却不由自主地滑落,眼泪带着黑色的物质融入了水中向上浮去,眼眸恢复了最初的清澈。




绿谷扯了扯他的手臂,连比带划让轰焦冻顺着他的意在沙地上坐了下来。虽是坐下来了,但轰焦冻仍单手牢牢箍着绿谷的腰际。对这么霸道的轰君,绿谷显然有些羞涩,红晕悄悄爬上了他有些苍白的脸颊,像是不好意思似的,绿谷指了指天空示意轰焦冻向上看去。


遮天蔽日的黑暗已经消失殆尽,隔着清澈的水流看见的是绸缎似深蓝的夜空,群星璀璨汇聚成闪耀的河流向远方四散而去。突然一颗星星从天空坠落,冲破水面,带着光芒落到他们面前,星星一颗接着一颗坠落,在他们面前形成了由海底到天空的星路。轰焦冻看呆了,于是便被绿谷得了手。绿谷强硬地掰过他的脸,狠狠地亲了上去,仿佛刚刚那个被搂腰都害羞的人不是他。柔软的双唇碰上他,轰焦冻才猛然清醒,唇舌交接,加深了这个极尽缠绵的吻。


分开的时候两个人都有点气喘吁吁,绿谷这次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何等大胆的行为,顿时别过脸去,只露出烧红的耳朵尖尖。轰焦冻看着孩子气的恋人,心里一片柔软,他伸出手去想要摸摸绿谷那头柔软的绿发,却突然发现自己身体变得格外轻盈,不受控的向上飘去。轰焦冻慌了神,想喊绿谷的名字,发现只能无力的吐出一串串气泡。


好在绿谷转过头来了,他带着笑容,像是明白轰焦冻的焦虑,他指了指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侧繁复厚重的门,微微开启的门漏出了炫目的亮光,示意轰焦冻不必担心他将从这里离开。


绿谷如初见轰焦冻时一般向他挥挥手,


一会见。


轰焦冻从他的口型中读出了这个短句,像是得到了赦免,全身心都放松了顺着星道向海面浮去,他笑着回道:


初久,一会见。




绿谷站在无人的海底目送着轰焦冻的离去,直到那个人化成如远方星星一般渺小难以察觉时,积蓄在眼眶的泪水才敢落下。他无声无息地哭泣着,泪水追随着星星向上而去,远远地坠在那个人的身后却永远也离不开海面。


绿谷最后看了一眼轰焦冻离去的天空,坠落的星星已经随着轰焦冻的离开一颗一颗地熄灭了,化为烧焦的灰烬沉积在海底,变成了一个深海应有的样子。


绿谷回头推开了那扇门,门后哪有什么光明,只有深无止境的黑暗。


永别了,轰君。


绿谷义无反顾地走了进去,门扉在他身后轰然关闭,消失在海底。


寂静的深海再无人存在。




“轰君!轰君!”


轰焦冻睁眼就看到了眼泪汪汪的绿谷。


“太好了,轰君,你终于醒了,QAQ。”泪腺发达的绿谷激动得手足无措,眼泪几乎浸湿病床的床垫。


“我没事了,绿谷。”轰焦冻费劲地伸出虚弱的手握住了绿谷的。


“啊…..”虽然病房里没有其他人,但是面对深情凝视的轰焦冻,绿谷还是涨红了脸。


“啊…..啊…..那个.....那个…..我我我去叫医生”,绿谷慌张地松开了手,同手同脚地出了病房。


绿谷还是这么容易害羞啊,轰焦冻带着抑制不住翘起的嘴角想到。


出了病房的绿谷走了两三步就像没了电似的跪倒在过道上,柔软的刘海前倾遮住了无神的双眸,漏出白皙的后颈上印着黑色的条形码。


一个黄发的男人从走道深处走出,单手将倒在地上的“绿谷”拎了起来,像夹毛绒玩具一样夹在了腰间。


爆豪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,“废谷果然是废谷,连照你做的机器人都这么容易没用,害我现在又得去找发明目那个女人。”


你知道你不在之后出了多少乱子吗,绿谷。


爆豪想着,走出了精神科。











奶光池又双叒叕沉了气哼哼,草草摸个鱼冷静冷静,等有空了细化.....

画不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我才看到!!!!动画有猫!!!!!!本来只是留一丝念想,妹想到真的能看到会动的猫啊啊啊啊啊!!!这个两米八的大长腿!!!!!这性感的小尾巴!!!!!我疯了!!!!!今天我过年!!!!!!今天我是尖叫猫吹!!!我不说话!!!我只是尖叫!!!活的久了果然什么都能有!!!!!!!我真实哭爆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

我仰卧起坐!!!!!!!